女生择业如何才能更自信?

2017-06-23 17:0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6年3月7日,天津市政府妇儿工委、市国资委、市女企业家协会、天津大学共同举办的“女大学生专场招聘会”,吸引六千余名女大学生前来应聘。

上大学到底选择什么专业?毕业后到底会从事什么工作?是一代又一代人共同纠结疑惑的大问题,它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一个人的人生走向。日前,由天津市妇联开展的一项女性民生调查——《天津女大学生职业决策自我效能现状调查报告》显示,女大学生对理性职业选择信心中等偏下,只有不到一半的女大学生职业决策自我效能良好。

自我效能指个体对自己是否有能力完成某一行为所进行的推测与判断。本次调查还显示,独生子女的女大学生职业决策自我效能高于非独生子女,学理科的女大学生高于其他学科,出生在城镇的女大学生高于出生在农村的女大学生。

天津市妇联于2016年开展了首届“我关注她生活”女性民生调查活动,调研围绕女性的基本生存和生活状态,女性的基本发展机会、能力和基本权益保障等多方面展开。上述调查项目是由天津市格莱德心理咨询有限公司负责,调研组面向天津市6所高校的在校大学生,共发放500份问卷,其中有效问卷454份(有效回收率90.8%)。

自我效能决定就业成功率

每年都被喻为“史上最难就业年”,今年的就业难度比往年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女大学生的工作问题不仅仅是个人问题,更是社会问题。

该份报告指出,在当前的社会大背景下,许多大学生的未来职业规划非常模糊。主要原因一是学校、家庭对于学生的教育和引导不足,再有就是学生课程压力过大,而且把有限的精力过多地用于快速融入大学生活。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多数学生在临近毕业时才发现,仅从就业所需的书本知识、技能着手远远不够,从而产生了巨大的就业压力,对自身产生种种质疑、不自信的想法,进而激发出强烈的负面情绪。

而女大学生群体的就业形势呈现了与男生群体一些不同的特点。影响女大学生就业的因素有很多方面,比如就业过程中的消极等待或职业选择范围狭窄;受到自身传统性别定位影响,女大学生自我肯定意识的减弱,使得一部分女大学生产生自我妨碍行为,在“我不能”的自我暗示或自卑心理中放弃了走向社会、参与竞争和充分发挥自我潜能的努力;求职过程中出现焦虑、紧张、困惑、迷茫等心理问题,却缺乏对正确缓解和疏导负面情绪方法的认识等。

拥有较高水平职业决策自我效能的女大学生,对求职抱有较大信心,愿意不断尝试身边的就业机会,不断总结经验,努力克服遇到的职业决策困难,直到找到适合自己的、满意的工作为止。由于不断的尝试,这类人的就业成功率相对较高。

报告还列举了一个现象:如果一个人最初开始考虑要从事一份职业,正好又在新闻里看到了关于这份职业正面的信息,那么这个人就会更想从事它;但如果接触到的是负面的信息,这个人兴许会考虑换个职业目标。对待职业的认知偏差最终很可能导致我们错失很多就业机会,盲目选择一份不适合的职业,这样的结果既不利于个人发展,也造成了人才的浪费。

内外双向因素影响职业决策

调研组通过问卷测量法和半结构访谈法,主要研究样本的“自我评价、收集信息、选择目标、制定规划、问题解决”五个纬度,得出了部分具有参考意义的结论。

通过统计,女大学生职业决策自我效能得分基本呈现正态分布,分数大多分布在61~100之间,其中48%的女大学生职业决策自我效能得分高于平均分87.72,说明只有不到一半的女大学生职业决策自我效能良好。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学生职业决策自我效能感量表》测得的结果中,女大学生的问题解决的维度均分最低,说明女大学生缺乏处理问题的信心,对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比较质疑。

而生源地、是否独生、学科类别等方面的差异也成为影响女大学生职业决策自我效能的因素。统计数据显示,出生于城镇的与出生于农村的女大学生职业决策自我效能差异显著,其中出生在城镇的女大学生职业决策自我效能显著地高于出生在农村的女大学生。

对于这一点,报告从城市和农村的教育现状与农村学生的个性特点出发进行讨论:虽然出生于农村的大学生与出生于城市的大学生之间的差距在逐渐缩小,但女性在农村家庭并不受重视的现象依旧存在,重男轻女的教育理念根深蒂固,所以,来自农村的女大学生往往更可能由于自小并不被家庭重视而表现得缺乏自信。而自小出生并成长在城镇的女大学生,父母的教育水平相对较高,接触先进的外部文化较多,一方面十分适应大城市的环境,另一方面也对自身充满了信心。

此外,独生子女的女大学生比非独生子女的女大学生职业决策过程表现得更有信心。报告认为,之所以作为独生子女的女大学生拥有较高的职业决策自我效能,是由于在独生子女家庭中父母给予孩子的支持比较充分,来自这样家庭的女大学生由于拥有相对强大的支撑体系而对就业问题感到充满信心,甚至会认为就算没有工作,还有父母“罩”着我;而非独生子女的家庭中父母会把支持分散在兄弟姐妹之间,有时候迫于生活甚至会忽视与孩子之间的心里沟通,来自这样家庭的女大学生往往更需依赖自己,在面对生活困难的时候容易丧失信心。

统计数据还显示,学习理科的女大学生与其他学科的女大学生相比,在职业选择上拥有更好的自信与能力。

职业规划干预应趁早

调研组在对女大学生进行半结构性访谈时,关于“未来规划、人生目标”的问题,汇总了几个具有代表性的回答:

回答一:关于以后做什么,我真的不知道,我很迷茫,有时候在夜里想起这件事都觉得睡不着觉。我希望我能有个规划和目标。或许毕业之后我会先结婚吧。

回答二:我以后想进公司,以后做高管。30岁的时候可以结婚生子,我现在正在一个小公司实习。

回答三:考研。我现在一直在努力学习,每天在图书馆待12个小时,毕业之后我想继续进修。但是并不了解读研之后做什么工作。

三个答案,可以区分出有的女大学生具备相当清晰的人生目标和未来规划,并朝着这个目标在不断地努力奋进;同时,有的女大学生非常迷茫,对自己的将来缺乏规划,不清楚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应该通过何种途径获得自己想要的生活。

大学生职业决策自我效能作为职业决策的一种主观能力感,对女大学生就业成功与否,起到非常重要的引导和决定作用。同时,它又是可以通过心理干预、辅导咨询、培养训练而发生改变的。因此,调研组提出对策与建议,应拿出行之有效的干预手段,帮助女大学生提升其职业决策自我效能水平。

报告指出,在女大学生毕业期间,求职信心可能会受到比较严重的甚至可能是毁灭性的打击,从而一蹶不振。因而高校应该加强女大学生职业规划体系的建设,从女大学生入校就开始设计针对性的职业规划课程,促成职业规划课程的科学化、全面化,将有利于减少后期女生职业决策的困难。

社会各方应结合择业观教育,减少不良职业价值观给女生职业决策自我效能的负面影响。而女大学生一定要树立正确的择业观,不要因为个人的性别局限自己就业的范围,降低对工作的期望值,对薪酬、工作地点等不要抱有太多不切实际的要求,这样才能增加就业机会。

此外,很多家长会要求孩子按自己的意愿选择稳定、高薪等类型的工作,这无形中给孩子的职业决策增添了许多障碍,过多的干涉不仅不会解决孩子的就业问题,反而有可能在就业过程中给孩子带来焦虑、焦躁等情绪困扰。

本次调查研究将为天津市妇联今后开展女大学生职业辅导工作提供参考意见。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