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诗文“救”婚姻

2018-03-09 08:40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古代有“诗教”说法。《礼记·经解》引孔子曰:“入其国,其教可知也。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意思说,经过《诗经》的学习与教育,对完美人格的培养具有重要意义。而古代才女们借助一首首“字字珠玑、情深意切”的诗词表达对爱情的忠贞,对抗封建社会中不道德的婚姻伦理,何尝不是家庭与伦理的“诗教”?

提起诗“救”婚姻,西汉时期,善鼓琴、精诗文的卓文君知名度无疑最高。当卓文君收到一封13个字的信后,立即悟出“无亿”即“无忆、无意”,明白丈夫有弃妻纳妾念头,便回了一首千古绝唱《白头吟》“……闻君有二意,故来相决绝。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收了夫心。从此,两人携手白头。

与卓文君相比,东晋才女苏蕙以回文诗锦绣《璇玑图》,又堪称一绝。《晋书·列传》第六十六章说,窦滔妻苏氏,名蕙,字若兰,善写文章。“滔苻坚时为秦州刺史,被徙流沙,苏氏思之,织锦为回文旋图诗以赠滔。宛转循环以读之,词甚凄婉,凡八百四十字,文多不录。”

但野史说,窦滔流放时,另寻新欢。苏蕙得知,将千百首情诗浓缩于840字,并花了数月,在一块八寸见方的手帕上,以回文诗锦绣《璇玑图》,送给夫君。窦滔纵读、横读、斜读、正读、反读……均可成诗,且字字情、句句意,尤其是“本要与夫同日去,公婆年迈身靠谁”感动得窦滔“潸然泪下”,最终夫妻重归于好。

唐《云溪友议》也记录了这样一个故事:濠梁(今安徽凤阳)人南楚材,长时间在陈颖(今河南许昌一带)游学,结果因长得帅、学问好被一高官看中,准备招他为婿。已有妻室的南楚材,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派遣家仆回去取“琴书等”,并转告妻子“他求道青城、访僧衡岳”,不学点真本事绝不回家。

南楚材的妻子薛嫒,“善书画,妙属文”,她知道丈夫“不念糟糠之情、别倚丝萝之势”后,就对着镜子画了一幅“写真”,并写下“欲下丹青笔,先拈宝镜端。已惊颜索寞,渐觉鬓凋残。泪眼描将易,愁肠写出难。恐君浑忘却,时展画图看”,一起寄给丈夫。南楚材收到妻子寄来的“写真”及诗文,幡然醒悟,从此“夫妇遂偕老焉”。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