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演虎妞 周晓琳从“更泼辣”变为“更女人”

2017-09-11 08:20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四演虎妞 周晓琳从“更泼辣”变为“更女人”

9月7日起,著名作曲家郭文景创作的歌剧《骆驼祥子》在国家大剧院开启第四轮演出,女高音歌唱家周晓琳在其中两场演出中饰演虎妞,这也是她在《骆驼祥子》第一轮到第四轮演出中一直出演的角色。四演虎妞,周晓琳说:“最大的转变,在于从以前想演得更虎妞,现在想演得更女人。”

“更女人”:

让虎妞泼辣之外还有柔情

2014年歌剧《骆驼祥子》第一轮首演,周晓琳就是三位虎妞的扮演者之一。经过四轮的演出,她对虎妞这个角色有了更深的理解,“第一轮对我来讲更多的就是在演一个虎妞,在台上特别绷着那个劲儿。我生活中的性格比较内向,很多人都担心我能不能演出虎妞的泼辣劲,第一轮和第二轮我的更多工夫花在要像虎妞上。这一轮,人就放松了很多,我就想,像‘勾引’这样的戏能不能演得更女人一些——除了有泼辣的外,更多的能有一些细腻的‘打一巴掌揉三揉’这样的东西。”

“撤一撤”:

虎妞死时的咏叹调不必唱得那么匀称

歌剧《骆驼祥子》中对于虎妞音乐的演唱有很高的要求,在第四轮的演出前,周晓琳认真研究了虎妞的音乐。她说:“‘虎妞之死’一个咏叹调就有太多的表现,最开始拿到剧本的时候,我们就像算三角数学题一样学音乐。第一轮演出的时候,郭文景老师说一点都不能自由发挥,写的七连音或者几连音就按照这个唱。后来我们发现真的唱下来,语气都有了,大家觉得很像说话。这一轮有些地方我就征求郭老师意见,比如‘傻骆驼啊,你真是我前世的冤家对头’那段,‘啊’这样的衬词可不可以改成‘嘿’,以更像北京话?他也觉得挺好。有些音符我稍微把时值缩短一点点,他听了一下并斟酌后也觉得可以。‘虎妞之死’咏叹调里面有很多弱音,包括死之前又有很多的反复。这一轮演出时我在声音的色彩上做了很多变化,唱到最后,我希望给观众断开的感觉,因为那时候的虎妞呼吸已经快没了,意识已经走掉了,只剩一点点气息。”

今年3月份,周晓琳前往意大利,随世界著名歌唱家芙利托里上了一阵课。上课的收获,就用到这次的第四轮演出“虎妞之死”咏叹调中,“芙利托里跟我讲了一些唱弱音的方法。她说,像唱《茶花女》时,有时候一些歌唱家唱得很可笑,维奥列塔本来是要死的人,你还把声音唱得那么美,呼吸那么均匀,那么有弹性,包括《波西米亚人》中的咪咪,人在要死之前不可能气息那么匀称。这样完全不符合常理。而我们忽略了这一点,生怕别人听不见你的唱,生怕观众说这个歌唱家声音穿透力不够好、中低声区不够好,不敢弱着唱。其实我弱声很好,但到剧场里就不停地想要加音量。现在唱了这么多年,别人也知道你能够胜任这些角色,所以,我就可以把那些劲儿往下撤一撤。有些张弛有度的东西就会更多。”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伦兵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