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皋:儿童是我的灯 我把灯举高点 照亮的地方就多一点

2017-07-20 08:34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蔡皋:儿童是我的灯 我把灯举高点 照亮的地方就多一点

◎邱海黎

蔡皋,1946年出生在长沙,1982年之前长期在乡村小学执教,后供职于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从事图书编辑及美术创作工作。工作之余从事绘本、绘画、散文的创作。

看到蔡皋的绘本《火城——一九三八》被选中参加今年9月举办的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双年插画展的消息,立刻拨通了她的电话,她愣了一下:我参展了吗?过了片刻:哦,好像是孩子帮我填了一张什么表。这种事,我不大关心的,总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

认识蔡皋是在九年前,她在北京举办国内第一次画展。60多岁的人,脸上的笑容和眼睛里的透明让人有些讶异:怎么像个毫无心机的孩子?

看完展览得知,早在1993年,蔡皋的《荒原狐精》就出国参展,并获得第14届布拉迪斯拉发国际儿童图书插画展“金苹果”奖。这个奖相当于电影的奥斯卡奖,蔡皋是我国获得该奖第一人。2000年,她被聘为第34届波隆那国际儿童图画书插图展评委;2001年,她的《桃花源的故事》在日本出版,三年后,该书及《荒原狐精》、《阿黑小史》在日本四家美术馆巡展;2015年,她的《花木兰》获得首届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绘本类金奖。

“我想通过绘本告诉孩子,战争从来不是游戏!”

“我爱这座古城,我爱那些会讲故事的大街和小巷;桂花井、青石井这些街名,是因为街上有着让人能饮水能唱歌的水井,一步两搭桥是一步之遥并列的石桥;怡长街的名字和来历更是快乐绵长。”

这是蔡皋在《火城——一九三八》的序言中写下的,《火城——一九三八》是一本反战题材的绘本,全书只有一种颜色——炭灰,蔡皋以厚重的笔触,描画出深藏在她童年记忆中的街景。没被战争破坏前的城市安逸、和平,看到大火烧城的画面,心会受到震动。问她为什么选择这个题材,她说:“我喜欢这座城,城烧了,我心疼!战争的残酷,今天的孩子是难以理解的,看到很多孩子兴致勃勃地在电脑上玩虚拟的战争游戏,年纪大的人们总忍不住忧心忡忡。我想通过绘本告诉孩子,战争从来不是游戏!”

2006年,日本的四名绘本作家提议与中国和韩国的画家们一起创作“和平绘本”。在讨论这个绘本时,日本画家说:要和平就必须正视那段历史。实际上,在日本民间,很多日本人对那段历史是有罪恶感的,都有要把这个问题解决好的愿望,他们希望日本的小孩子不要被教材欺骗和蒙蔽。

“祈愿和平”系列项目就这样展开了。一开始,蔡皋觉得这个题材有点难,日本画家和歌山静子鼓励她:您不画,谁来画呢?蔡皋仔细想想:如果我不画,会惭愧的。于是,她拿起了画笔。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