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网红’,我为交警代言”(2)

2017-04-27 10:23 中国妇女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我不是‘网红’,我为交警代言”

直播过程:可能遇到危险,但这就是最真实的

从第一次直播到现在,韩通科已经做了16次网络直播。“去年中秋节,我们做了一次夜查酒驾的直播。碰上一个‘醉驾司机’,看到交警撒腿就跑。我跟几个协警小伙子就跟在后面一路狂追,等到追上了,才发现我比他们跑得还快。”

韩通科笑称自己已经被直播“逼”成了“女汉子”。“我上路经验少,有时候直播起来忘了可能会出现的一些危险情况,之后想起来,挺后怕的。”

还是在去年中秋节的晚上,韩通科他们遇到了一个强行闯关的酒驾司机。交警将其拦下后,从他的车里搜出了一把管制刀具。后经查证,这名司机是一名网上在逃犯。

“其实想想当时真的挺危险的,那个司机手上还有管制刀具,万一他情绪失控,后果不堪设想。”其实在韩通科的直播经历中,这种“让人后怕”的经历并不算少。“交警的执法过程就是充满着挑战与危险,这就是最真实的。”韩通科始终记得,仅去年,全国就有68位交警因公殉职。

还有一次直播,为了追“逃跑”的司机,一名协警的警帽都跑掉了。“我当时跟在他后面全程拍了下来,你说这个时候还会有人去关心他是不是仪容不整吗?不会了,只要大家目睹了这个过程,就会理解我们交警的工作了。”

直播之后:仔细看网友评论,及时改正不足

如今,韩通科做直播已经比刚开始熟练了许多,虽然不用再像第一次那样提前10天开始准备,但许多工作流程却是从一开始就定好的。

“有直播的情况下,一般都是在晚上11点左右结束,我会先回到单位,把这次直播过程完整地记录下来,写一篇通稿,发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上,然后看看网友对直播的评论,差不多深夜一点半左右回家。”她说。

回到家躺在床上,韩通科脑子里想的还是当天直播的事情。“直播的时候有句话没说好,下次得改;一位网友建议说可以去另一个路口检查,下次看看能不能去那里……”

交警的直播与通常意义上的网红直播并不一样,网红们用的是私人号,而韩通科用的是公号,即使粉丝再多也并不会给韩通科个人带来名气或收入。

“既然我们开了直播,就是希望广大市民都能参与进来,评论里可能有80%的人对我们的工作表示肯定,但也有批评的声音,我们就要虚心去接受、去改正,以一种坦诚的姿态去面对网友。”她说。

通过多次直播,韩通科也有了许多心得体会,尤其在直播过程中如何保护个人隐私方面,她的考虑也越来越全面。

“有一次我们查酒驾,后座上还坐着一个5岁左右的小女孩。她看到自己爸爸在接受检查,就跑过来求我们说‘不要抓走爸爸’。我立刻跟拍摄的协警说,不要把镜头对着孩子,别让孩子出镜。”韩通科说,还有一些司机对镜头比较敏感,她也会选择把镜头移开。

随着直播次数的增加,韩通科也在考虑使用其他执法方式。“今年元旦我们首次使用了‘体验式执法’,让一位喝了酒的司机现场看一则两分钟的酒驾公益宣传片,这也起到了不错的效果。”

如今,李沧交警大队的每场网络直播都有接近两万左右的评论,“有时直播的回看次数还能达到五六万。”韩通科说。

“这也反映出我们普通民众对于交警执法工作的关注度是很高的,我们做直播给了他们一个了解交警的平台。我们希望广大市民通过观看直播,能够理解我们交警,同时也能了解酒驾的危害,克制自己,不要酒后开车。”韩通科说。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