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女侠》:无知少女的抗德神剧

2017-06-08 09:13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神奇女侠》:无知少女的抗德神剧

一开始我怎么也想不通,被人类史蒂夫拐走的无知少女戴安娜(未来的神奇女侠),为何要躺在小船上和小处男大谈什么生殖快感,看完她手撕亲哥我才明白,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生殖问题引发的纠错故事。

印象里宙斯是个很能生的老爸,除了战神阿瑞斯、火神赫菲斯托斯、助产女神厄勒提亚和青春女神赫柏是其正室赫拉所生,奥林匹斯的许多神祇和许多希腊英雄都是他和不同女子生下的孽种。正因为如此,DC漫画在希腊神话的基础上继续八卦,把神奇女侠戴安娜的身世记到了宙斯和亚马逊族女王希波吕忒的风流账上,也就不足为奇。和宙斯以往的风流账略有不同,这次他只是为了造一件武器,一件可以和自己的孽子阿瑞斯对抗的武器。

从戴安娜的身世即知,这注定是一个兄妹对撕的故事。对于希腊诸神的八卦事件,DC处理得实在有点草率,把宙斯塑造成不惜带伤造人、以救人类于水火的伟大之神,却把人类嗜血的屎盆子全一股脑儿地扣到了战神阿瑞斯的蛊惑上。殊不知,宙斯本来就是个情种,不仅在凡间四处播种,还跟自己一众堂表姐姑姨妈有染,这让正室的儿子情何以堪?

宙斯的嫡长子赫菲斯托斯因为样貌丑陋,一出生就被娘亲赫拉丢下悬崖,幸得酒神巴克斯收养,自卑得不要不要的,固然不会造次。阿瑞斯就不同了,他是宙斯和赫拉唯一一个没有争议的儿子,从小受宠,不仅颜值担当,还战斗力爆棚。可惜的是,家庭丑闻笼罩,世界观扭曲,心存不满,为引发关注,叛逆挑事在所难免。

阿瑞斯的祸害,本身就是宙斯胡乱生殖的结果,有趣的是,宙斯解决这个生殖错误的办法,竟然是继续生殖,生一个神奇女侠戴安娜出来,与她哥哥抗衡。神的逻辑真是搞不懂啊,难怪片中刚被拐跑的无知少女戴安娜,非要拉着陌生男人躺她身旁,然后引经据典,拖拖沓沓聊上十分钟的生殖快感。

除了母王睡前故事里的大反派阿瑞斯,戴安娜本人与战神本人并无私人恩怨(那时她还不知自己身世),她甚至连人类社会是什么样都还不知道,就嚷着要为人类惩奸除恶,偷提了杀神之剑离家出走。这种海绵体小脑逻辑,不仅只是 DC一家的毛病,也是当前一整个超级英雄王国的通病。当戴安娜杀了一个假阿瑞斯时,一度为自己的使命困惑,转身遇见真的阿瑞斯,并得知自己才是那个杀神武器后,她突然战斗力爆棚,三下五除二就干掉了连父神宙斯都没办法的阿瑞斯哥哥。这是为什么呢?答案恐怕只有一个,那就是家产的魔力——普天之下的兄弟姐妹,只有在分家产的问题上可以爆发出洪荒之力。

神奇女侠戴安娜在《蝙蝠侠大战超人》中的亮相可谓惊艳,几乎成了蝙蝠侠和超人两大男人莫名互撕的大救星,不可想象,要是没有神奇女侠的调和,《蝙蝠侠大战超人》将如何抵抗漫天的口水。可惜的是,回到无知少女时代的戴安娜并没有延续她在《蝙蝠侠大战超人》中的神奇魅力,不仅剧情拖沓冗长,人物傻白傻白,关键的战斗值也暴跌,还不如她在《蝙蝠侠大战超人》中的酱油戏来得靓彩。

影片前面足足铺垫了一个多小时,神奇女侠才在德军阵地打响了她的江湖处女秀。前面在天堂岛海滩一战面对几杆步枪时还需姨妈舍身相救的她,仅靠一个盾牌和手套就能轻松突破德军密集的机枪网,而她最拿人的一个动作,不过就是跳起来撞烂狙击手所在的钟楼。观众苦等了一个多小时,等来的却是不到五分钟的战斗场面。而后面兄妹互撕的高潮戏也没能高潮起来——敢情她这位大神哥哥的存在,并不是来给女英雄垫背的,阿瑞斯哥哥(长得更像是叔叔)说完妹子的身世之谜,就急不可耐地领盒饭去了。

当然,《神奇女侠》并非一无是处,比如说与我们的抗战神剧相比,还是高级的,影片服化道华丽,特技也烧了不老少钱。跳落剧情不说,片中女神的确英姿飒爽,盖尔·加朵的身条不输当年《古墓丽影》的安吉丽娜·朱莉,具备了新一代流通女神的要素。只可惜女神这一路太顺拐了,打起德国鬼子来比咱的手撕鬼子还利索,除了刚结交的男朋友大无畏地自我牺牲,并没有得到太多的教训。神奇女侠的江湖处女秀,就这样演绎成了一部无知少女的抗德神剧。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曾念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