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心理补偿更易焦虑 真正的共情要不断试错

2017-08-25 09:34 中国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过度心理补偿更易焦虑 真正的共情要不断试错

看到两个案例里的“焦虑妈妈”,心理咨询师薛畅的第一感觉是:这两个妈妈都属于相当有心理觉察的家长,不过“补偿”途径和动机出现偏差。

林爻陈述因为自己童年不完整,不想让孩子“重蹈覆辙”,因此一直给孩子无条件的陪伴。薛畅从这位妈妈频频使用的“一定”,读出了焦虑的信息。任何行为一旦被过度强调,就充斥着强迫的色彩,哪怕行为本身正确如文中所说的,“一定要让她享受到完整的爱”。

这位妈妈的“心理补偿”是一种几乎倾情参与的“陪伴”。薛畅说,现在教育学、心理学领域似乎很流行强调“陪伴”的意义。“但是大家都没说清楚该怎么陪伴?我们以为陪伴就是不离开孩子,把陪伴理解成静态的名词,以为留在身边就可以了。实际上随着孩子成长,陪伴的方式和程度是有变化的,是一种动态过程。”

薛畅肯定这位妈妈的“反思力”,重视亲子教育的知识学习,但是家长不应过度依赖某一类专业书籍。“市面上所谓专家的信息太多,在消费家长的焦虑,同时还制造焦虑,而其实本真的爱就能培养健康的小孩。不要让书中的‘正确答案’变成现实生活的束缚。”

王风的故事,则着重讲述原生家庭“控制”造成了“心理阴影”,从而对女儿彻底“放手”,不轻易给任何意见,结果后来又心生困惑:自己是否也站到了另一个极端,本质和上一代无异呢?

薛畅指出,近年来,心理专家常会强调原生家庭对个体的影响,比如创伤的代际传递。但是,原生家庭影响是好是坏,其实无法完全确定。“一个人的家庭影响固然重要,但社会大文化、后天教育还会影响个体成长。如果人总是过多注意原生家庭的负面影响,可能会忽视甚至丧失那些能帮助自己的有利资源。”

“作者和妈妈走在两个极端,一个完全不信任女儿,另外一个完全信任女儿。作者给予女儿的‘成长’,和自身体验恰好相反。也许,作者的女儿以后有了孩子,又会是另一个。”薛畅认为,在家族发展过程中,代际创伤可能会具体表现在不同的两端,而家族的每一代人都会通过自己的行为去修正。

代际创伤如何修复?薛畅指出,修复,其实是在一个极端和另一个极端之间摆荡,是动态的。她说代际创伤不必刻意修复,出现极端不可怕,下一代会一直修正,自然找到最舒服的状态,而这一切都不是有意识进行的。

当下不少家长会进行“心理补偿”“自我解析”,对亲子教育有自我觉察的家长,反而更容易焦虑。结合实际观察,她总结出,不当的“心理补偿”,问题往往出于两个层面:觉察的动机、解决的方案。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猜你喜欢